似是而非 


 直到,习惯了亲密距离与暧昧凝视,所有不同寻常都能化解的平淡如水。所有气氛微妙的时刻都可以不受影响的直视回望。回视着他微微向下的眼尾,以及通常带着笑意的眼眸。


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通常是被目击成为永远的相爱相恋的证据。


可真实通常来的残忍。在只有自己知道外人无法窥见的故事里,这个习惯的养成还得益于对方。某一年两人窝在昏暗房间看一部音乐悠远节奏缓慢的文艺电影,早已忘了剧情讲些什么,只记得半昏半醒中他越离越近的眉眼。也许是音乐好听气氛动人也许有些事在心里早已生长萌芽,不受控的闭上了眼睛。而对方迟迟没有动静,疑惑睁眼,却对上那人蹙起的眉头,“你不会喜欢我吧”,然后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
自那以后,那天他的表情就像gif动图一样存储在了大脑的记忆卡里,在每一个气氛暧昧的时刻都会自动从库中调出,仿佛醒酒剂一样打破所有飘飘然的幻想与美梦。而终于也养成了被凑近也不再躲避的习惯,不就是坦荡荡问心无愧,如何能不奉陪。


再然后某一天,独自看了一部电影,一个男女主角因为距离渐行渐远的故事。即便不像故事的主人公般隔着跨不过去的几千公里,只是仍然,咫尺也似天涯。所以,究竟要怎么做,才能更靠近。


时间继续在过去,关系仍像从前一样继续,继续到终于放下也懂得,有些事,反正到最尾也是唏嘘。

评论